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 > 教育科研 > 教师文章 >
教师文章
教师文章
评比信息
立达校刊
课题管理
网络信息
 
友情链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让习作走在阅读教学的春色里——浅谈如何建构语文课堂教学里阅读与作文的并蒂花开
2017-12-15
 

伴着假日里的慢时光,开启了悦读之旅。

拜读钟启泉先生撰写的《读懂课堂》,有共鸣,亦有困惑茫然,但余留更多的是对自己语文教学的思考。思考什么样的教学课堂才是理想的课堂?思考究竟怎样才算真正做到读懂课堂了?十多年来,我一直行走在教育的理想与现实之间,求索,徘徊;尝试,修整。结合自己多年的教学实践以及对新课程的理解,我想理想的课堂应该就是:春色满园,孕育成长。

正如钟先生所说的“教师在课堂中应当追求的,并不是教学技术,而是如何保障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权,实现每一个学生的真正的学习与成长。”课堂,是是一个平常、普通的地方,是师生互动,传授与吸收知识的主阵地。但课堂,又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是一个赋予没有生命的知识以生命活力、给予不太成熟的孩子以成熟魅力、让孩子动起来,让知识活起来、让生命放光彩的场所。所以无论课程改革如何进行,构建有效的语文课堂应该成为我们教师永恒的追求。

下面就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来谈谈建构语文课堂教学中阅读与作文的并蒂开花的一些策略。

在语文课程内容之间的关系中,阅读和写作的关系是最为密切的,它们相辅相成,犹如一对孪生兄弟。如果阅读是“蜜蜂采蜜”的话,那么写作就是“蜜蜂酿蜜”。

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它为写作提供了写作内容的素材、语言运用的样本、结构文章的技巧以及深厚的思想底蕴;写作则是对阅读成果的运用。正如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所说:“阅读是吸收,写作是倾吐。”要善于倾吐,就要学会吸收。显然,阅读对写作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正是缘于此中道理,故而《新课标》指出:“习作教学要与阅读教学密切配合” 。“在习作教学中,要引导学生把从阅读中学到的基本功,运用到自己的习作中去”。为了更好地落实这一目标,就要求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充分重视对文本阅读的有效指导,从而达成学生写作能力的提高。

当前,受应试教育和电脑等各种视听媒介的影响,大多数学生将时间淹没于各科题海战术中,或消磨在视听媒介上。捧起书本的时间少得可怜。还有的学生阅读,读不得法,内容庞杂,侧重于习题训练性阅读,往往追求末技而忘记根本。这就迫切要求我们在课堂教学中达成学生的持久阅读,让学生喜读乐读广读。为此,我尝试着:

一、开“采绿雅社”,得美文妙语

“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翕张。”这都说明了阅读积累对写作的重要意义。

从初一始,我就有意识地开展“采绿雅社”,通过学生互享好书,与友共读,达成学生乐读悦读,以文孕文的效用。

“采绿”工作主要有如下要求与目的:

(一)多读“诗语”,积淀语感

所谓语感,就是对语言文字意义和情味的感觉和体会。语文的学习就是对语言文字的感知和运用,阅读如此,写作亦是如此,语感强了,自然能更好地遣词造句,提高表达能力。进入课堂前,我要事先做好充分的导读工作。精选内容。倡导品读“诗语”,著名作家巴金先生说:“当时我背得很熟的几部书中间有一部《古文观止》。……里面有一些我不但懂而且喜欢,……读多了读熟了,常常可以顺口背出来,也就慢慢体会到它们的好处,也就慢慢地摸到文章的调子。……这两百多篇‘古文’可以说是我真正的启蒙先生。我后来写20本散文,跟这个‘启蒙’先生很有关系。”这段文字正有力地诠释了多读“诗语”对习作者写作的明显作用。这里所提到的“诗语”主要是指语言有表现力又极富诗的意趣和生命力的佳句佳段佳文,如字字珠玑之语,如言简意赅含蓄隽永的句子,如唐诗宋词,如精妙的散文等等,这些语言凝练,极富情韵和理趣,对培养语感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在具体操作时以身示范,深情朗读,读出抑扬顿挫,读出情味。当然亦可借助电脑等多媒体播放名家朗诵,或由朗读能力强的学生示范,或师生分角色朗诵等多种合宜的方式,从音韵上引导学生感受文字之美,从而喜爱文字,渐而激发他们自己的朗读兴趣,最终潜移默化地让学生愿读,乐读。如在教屠格涅夫的《蔚蓝的王国》一文时,笔者就是通过配乐朗诵,陶醉了学生,故而课余很多学生都非常愿意去读,而往往这样读的过程,也极易拉近与文本作者的对话,如此以往,必定会在一定程度上不断强化语感。再如教朱自清的《春》时,我先自己吟诵,以深情投入的姿态引起学生的注意力从而达到一种惯性的带动,再通过指导学生自己吟诵,读春草图,读春花图,读春风春雨图等等,让学生慢慢喜欢这种吟诵的感觉,养成自觉读自觉诵的习惯。

(二)勤于“笔记”,积累素材

水之妙,在风中波起;雪之妙在能积。我觉得阅读之妙亦在积,在积中让习作风生水起。正所谓,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要使学生“满腹经纶”,就必须引导着他们在课堂以及课外积蓄“经纶”。

做笔记的过程就是为自己积蓄一个写作“间接材料的仓库”。这一点除了可以在阅读教学中善于进行拓展阅读,不定期地通过自己的体验阅读,坚持给学生推荐一些优秀的书籍和文章之外,还得教会学生做有效笔记。这个笔记好比是藏金阁,积藏的内容包括“诗语”以及其他有利于写作的相关素材。可以通过示范“笔记”,即将老师自己做的阅读笔记和学生中精彩的阅读笔记呈现给学生,引导学生多记载优美的词语;摘录各种千姿百态的精彩描写,如生动唯美的景语,或颇有感染力的细节描写;汇集言简意赅、寄寓哲理、富有生命力的名言佳句。苏霍姆林斯基说的,“人的思想接触过的东西,会在我们情感和内心感觉里留下痕迹”。因此,我认为只要长期坚持这样的笔记,那必得其熏陶,收获颇丰。

二、着力阅读教学的说“文”解“道”

学生要提高写作水平,除了持之以恒的积累之外,还要掌握一些必要的写作技巧。正所谓,有米,还得是巧妇才能真正烹出佳肴。所以教师要善于在阅读指导中说“文”讲“道”,既要培还要帮助学生掌握基本的写作方法和技巧,培养学生的文化意识以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等,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真正促成学生的自如写作。

要做好这一点,教师首先就要寻觅经典范文,可以是教材中文质兼美的文章,也可是教材外的名篇佳作。“文”体现“知识和能力”的课程目标,“质”体现了“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课程目标。其次,教师要对这些范文进行细致深入的研究和思考,通过循序渐进地指引,在阅读教学中帮助学生赏析语言,帮助学生体会文章行文技巧和构思的妙处,感受语言文字之美和文章主旨之底蕴。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从品读“诗语”入手

个人觉得获取写作能力的首要着眼点应在语言文字上,故而我们的阅读教学,要多对经典课文中的精彩词、句、段,即前面所说的“诗语”进行精心品味。“你在读文字的时候,如果不用这些功夫,那么你不但对于所读的文字不能十分了解,将来自己写起字来,难免要犯用词不当的毛病”。习作者要学会遣词造句,教师就应持之以恒地在阅读中引导学生推敲词句,搞清楚词句的妙处,领略好词佳句的情味,体会其表达作用,从而培养学生准确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

引导学生品味“诗语”的方法很多,如:在教学《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

文时,我觉得“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这句话的“伏” 这个动词用得极好,于是,我就引导学生运用了换词式,体会一字传神之妙。设计如下:为什么作者不作“趴”而用“伏”? 学生就明白“伏”一词既状写了黄蜂在菜花上的那种憨态可掬的可爱模样,又回应了前面的“肥胖”一词,“趴”字却没有这样的表现力,显得呆板无趣了,因此,这个词用得十分准确。有了这样的体会后,再让学生品读文章,说说文中还有没有这样用得极好的词?于是就有学生说:我认为 “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一句中的“遇见”就用得极好,不仅有“看见”之意,更有一种情味,把蜈蚣当做了老朋友,还隐透着一种邂逅的惊喜感……慢慢地,学生也会在习作中不自觉的选用一些更好的词来表达来形容。这是最常用的比较式,当然还有增删式、改写式、朗读式等等。

(二)从分析“章法”入手

这里所说的“章法”主要指文章的写作技巧,包括修辞、表现手法、写作思路、谋篇布局。陶行知先生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个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写作的熟练技巧。”“读人家的文章,……特地留意人家……怎样表达意思,留意考察怎样把一篇长长的语言顺次地说下去。”这其实就是要通过例子引导习作者举一反三,学会自己去思考琢磨作家们是怎样巧用修辞以增加文味的;怎样通过谋篇安章促成波澜,达到旨趣;怎样着意于言之有序,言之有物……

    经典之作往往都是匠心独运,集流畅的语言风格,漂亮的写作技巧,极高的思想境界于一体的优秀之作。所以教师要将自己挑选出来的文本加以整合归纳比较,并有选择性,有计划的将其中的亮点或特色彰显出来,可以是遣词造句上的修辞、也可以是文章中的构思立意或谋篇布局,着意于学生对基本章法的理解与运用。

例如要引导学生知道用怎样的办法可以将一种抽象的思维或感觉写得具体可感,可以举《柳叶儿》一文,通过分析“这时候,太阳出来了,老远老远淡青色的天边上,兀地跳出半轮鲜红,那红光便立刻远远地罩过来,像要把人化了进去。我看痴了,三叔便仰头问我:‘你看什么?’我说:‘一个大樱桃,鲜红鲜红,全是肉做的。’”“于是我拼了命直吃到肚子圆鼓溜溜的,薄薄的一层肚皮几乎撑得透明。”这两句话,抓住“痴”“大樱桃”“全是肉做的”“透明”等词,让学生明白如何将饥饿写得生动形象。再如写离愁,诗词家往往会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此时不妨在教学欣赏中采用归类比较的方法,通过引导多组诗句来加深学生对这种化抽象为具体的方法的体会。可举李白写愁之长的《秋浦歌》一句“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以及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愁之多); 还有写愁之深的,如李白《远离别》:“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愁古”;再可举李煜的《相见欢》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一句,让学生领会以麻丝喻离愁,可将抽象的情感具象化,写出“愁”的独特之味:其味在酸咸之外,舌品不出,心感方知,多多乱乱,无法驱散。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这种写法无疑有其深至之处。如此一析,学生自然豁然开朗,心领神会。

再则,传授写作开头和结尾的技巧,可借用《紫藤萝瀑布》一文,“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首段)“在这浅紫色的光辉和浅紫色的芳香中,我不觉加快了脚步。”(尾段)这两句言简意赅,首尾呼应,交相辉映。再如《窗》结尾“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意味深长,具有极强的震撼力和文学色彩。学生若能将这些活用到习作中,无疑就是一个亮点。

另外在讲解文本时,我尝试着带动学生梳理精美文章的思路即作者表达文章旨意的思想轨迹。如《月迹》:盼月—寻月---议月,如《背影》:思念父亲,能忘怀 “背影”---回忆往事,追述“背影”---别后思念,泪光中再现“背影”,等等。以使学生学会在习作中理顺思路。至于文章的修辞如比喻、拟人、排比等以及重要的手法如对比、以小见大、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想象、烘托、细节描写、设计悬念、虚实结合、正面描写和侧面烘托相结合、以静写动,化静为动等等,都要放在具体的情境下借助相关联的文本、片段来传授,可以按照单元来教,亦可跨越单元界限,围绕其中一种方法,综合诸多文本(课内的课外的)进行一种专题式的阅读设计,从而让学生多方面多角度地领会这些基本方法,并知晓如何运用。当然,后种方法因能让学生更深入理解,故而效果更佳。

(三)从 捕捉“细节”入手

读《背影》、读《丰碑》,总会让人感动于心,尽管语言朴实但却极富情韵。这主要是缘于细节描写的功效,所以提高学生细节描写的能力也是写作的重心之重。在执教这些文章时,可引导学生真正领悟:做好细节, “平凡小事亦有歌,平凡人生亦有舞”的真谛。笔者认为重视学生这一方面的能力训练,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细节描写生动了,文章就会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浓厚的感染力。还记得在读日本一年级学生片山君写的《我和爸爸的便当盒》时,就曾被这种父子之情深深地感动了,究其主要原因,我想可能还是缘于其中感人的细节。

故而在习作训练中,我特别注重这一方面的实实在在的指导。基本的步骤是:选材—观察—描写—修改。慢慢地,练习地多了,学生捕捉细节的能力就强了,也写出了很多漂亮的细节,如颇有情趣的“公鸡在雪地踏雪画梅”, 盛满爱意的“石竹情怀---种石竹只为给妈妈做香水”,富有诗意的“独行山塘”,浪漫满怀的“樱花下做花人”……

还有同学在笔记里这样抒写自己的写作体会:“……在写作上,应该尽量地培养自己对文字的敏感,细节要写得够准够细,要善于把生活艺术化,把情感浓情化……”

(四)从领悟“文化”入手

阅读是一个窗口,从这个窗口延展出的视野,浓缩着对于整个世界的观照和判断,是学生语文素养形成和发展的重要途径。有人说阅读是“根”,作文是“叶”,根深才能叶茂。这一形象比喻也恰恰说明了阅读所获取的文化是学生优化作文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在阅读中还要教会学生提高自己的思想和品味,通过指导学生领悟文章内涵,感受经典文化,培养学生丰厚的文化意识以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唯有如此,学生的眼力(即观察力和洞察力)才能提高,也才会在留心周围的人和事,看家庭,看社会,看人生时,能敏锐地发现事、景、物后面深层次的东西,能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的深邃底蕴。从而写作视角新颖,思想深厚,再加上之前所汲取的语感以及素材和章法的精华,学生就很容易把自己的东西在习作中生动地表达出来,而且出彩。

要做到这一点,还需有赖于我们老师自身的丰厚阅读和语文素养,在阅读教学中要善于用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深刻体会来唤醒学生对文本“文化”的感悟。这里所说的“文化”主要是指生活的思想精髓,丰厚的人文底蕴以及深刻的哲理情思等等。

所以在执教经典课文时,努力做一个挖井人,多多引入,层层渐进,深入剖析,最终带着学生挖出生活的“活水源泉”。如讲《孔乙己》,除了让学生感觉孔乙己的形象以及生活的遭遇外,更要以此为平台,引入鲁迅的思想集小说《呐喊》和《彷徨》,引导学生学会思考这种生活现象背后的更深层次的原因,读出力透纸背的沉重呐喊:“救救孩子。”再如读《月迹》,可引入《创造月亮》以及林清玄的《月到天心》和《送你一轮明月》,通过联系,引导学生品出“月亮文化”,读出心灵的月亮:“只要你愿意,它就有了哩。”激发他们从心开始,积极追求心境的美好事物的澄澈清明,提升自己的“文化”。课后再让他们读《月亮之下》,由此让学生来观照自己的生活,感受自己的心境,从而挖掘出各自晶莹的“生活珍宝”。执教阿累的《一面》时,先引入高尔基的《童年的朋友》,再推荐老舍的《宗月大师》,让学生在不断的扩展阅读中,围绕“灵魂的导师”这一话题集中探讨,深入感悟,从而引导学生将感悟到的哲理情思化作自己思想的内涵,语言的内存,从而帮助学生撷一“文化”之水来荡涤多年沉积于心的空洞、单调、肤浅、冷淡,酝酿出写作的 “活水源泉”。

 

阅读架起了生活与写作的桥梁,通过阅读,可以积累写作的资源;通过阅读,可以“于无法中求得法”“然后求其化”,获得写作的高水准。当然,真正的效应,还得有赖于持久而踏实的努力,所以教师还要通过倾听学生内在灵性的声音,去把握学生的心理,调动用多种形式加以鼓励激扬学生的写作情怀,正如钟启泉先生说教师的教育生涯就是不断倾听教育呼唤的生涯。当然也要善于发现习作中的“良好种子”,定期“浇水施肥”,从而使其 “开花散叶”,促使学生阅读与写作的并蒂花开,让习作走在阅读教学的满园春色里。

 

参考文献:

【1】《读懂课堂》 钟启泉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语文课程与教学论》区培民主编 浙江教育出版社  2003年9月第1版

【3】《阅读与写作训练》张文海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教师版》 2005年5月

【4】《如何在平时积累写作素材》 丁桂叶  《新课程(教育学术)》2011年04期


 
作者: 朱国红  摄影: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 钱茜)    
 
 
 
- 返回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Copyright © 2015-2018 苏州市立达中学校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姑苏区长吴路99号 入学热线:0512-65196755

苏ICP备14058576号-1  网站维护:信息装备处 虫子王

立达微信号